真佛法實顯道行 假佛法空說理論

1+
年近九十歲的聖德開初教尊當衆單手拿起了兩百磅金剛杵懸空七秒上基座
年近九十歲的聖德開初教尊當衆單手拿起了兩百磅金剛杵懸空七秒上基座

真佛法實顯道行 假佛法空說理論

2020/02/10 維加斯新聞報

洛杉磯訊

2020年2月9日,在美國聖蹟寺大雄寶殿,舉行了一場真實的佛法道行法會——“拿杵上座”考試,目的是鑑別學佛修行人的實際道行,對自身體質結構的改變程度。未料到,這考試無意中牽涉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讓祂無法推託,出面解難。

什麼是“拿杵上座”?文物古董商店裡常見一種金剛杵,從幾十斤到三四百斤不等,這類巨杵出自西藏,名叫“上座杵”,式樣頗多,有普巴杵、五股杵、九股杵、時輪金剛杵、大威德金剛杵、密集金剛杵等,有前弘期經幻心時代所製,也有後弘期由蓮花生大師改制的正確標准上座杵。人們普遍認為是藝術品,極少有人知道,其實它們是古代用於直接檢查真假佛法的道行證量的,需要被檢測的人單手把金剛杵提起懸空,在規定時間內放上基座,這種檢測叫“拿杵上座”。實踐證明,單手提起“上座杵”非常的困難,雙手能提千斤重的人,單手連三百斤重的杵都提不離地。照法規,每個人依各自的年齡體重而有各自的達標標準,達到此重量標準稱為“康體士”,康體士以上為上超,康體士以下為下降,上超的共有30個段位,下降的有5個級別。

“拿杵上座”是鑑別一個人是凡夫結構還是具有聖者成份的最科學的檢測器,因為聖者的體質成份與凡夫完全是兩碼事,外表形像看來都是人,但內質是完全不同的質地,相當於鳩鴿與鷹,外表都是鳥,但內質結構和力量天差地別,這是自然存在的差異。專業大力士每天訓練,經十幾二十年才成為體質超強的大力士,但這依然是同類量的累積造成的增強,並沒有本質的改變,改換不了其常人的體質功能,不能脫凡成聖。而修學了真佛法的聖者,卻能遠超大力士的體質和力量。初級聖德能在自身達標基礎上,上超12段至19段,上超20至25段為中級聖德,上超26至29段為大聖德,上超到最高頂峰30段是“金剛大力王”巨聖德。常規來說,常人中力氣大的男士想上超兩三段都很困難,國家級大力士能上超到9段、世界大力士上超到10段就再加不上去了。聖體質結構所生髮的聖體力量,斷然不是常人體質所能企及的,特別是“鎮殿金剛杵”“上金階”或“離聖座”,那個等級的重量會把常人的筋骨、肌肉都拉到破裂,骨節垮架。必須是巨聖德體質的聖體力,才拉得起“鎮殿金剛杵”。我們曾親眼目睹亞洲龍武大力士“拿杵上座”,雖然他手指被當場拉裂出血,但最終上超了10段,獲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非常了不起。

2月9日這天,聖蹟寺大雄寶殿有一柄四百二十磅重的巨大金剛杵,是前兩天聖德們在這裡開法會時放上法台金階的巨重的“鎮殿金剛杵”,除了巨聖德,世界上從未有人將其撼動過分毫。“鎮殿金剛杵”已放在金階上,“拿杵上座”考試則無法啟動,因為法規規定,杵在金階上,便不可啟用金剛勾拿杵,否則犯律規。大家極度擔憂,所有力氣大的人都上去請這柄巨杵下金階,但無人能單手將該杵拉離聖座,他們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提拉,卻絲毫不動,法會無法進行。正好當天HH第三世多杰羌佛被恭請觀禮法會,大家請第三世多杰羌佛解難。羌佛說:“我本來就不贊同你們這項考科,考了半天也是常規之人,有幾個是初級聖者?不是聖者,上超十幾段都不可能!是誰把這杵放到金階上的,就讓誰把它取下來。”法師們說是一位聖僧拿上去的。羌佛說:“這完全是胡鬧,這不是故意刁難嗎?明明知道你們今天要考試,還故意設一個難關在這兒!讓他給拿下來!”法師說聖僧昨天就到外州弘法去了。無奈,羌佛只得登上法台,說:“我不是來上杵參與你們活動的,只是幫個忙。試試看吧,能不能幫你們把杵提下來還不知道。”說完,羌佛走到“鎮殿金剛杵”面前,單手把金剛杵提起懸空聖座,依法取出了金階。當下弟子們無比震驚,想不到羌佛只有一百多磅體重,卻單手拿起了三百多磅體重的世界大力士都拿不動的遠遠超過了三十段的“鎮殿金剛杵” ,上超了五十多段!如此聖體質聖體力,實在是驚世奇觀!

“鎮殿金剛杵”雖被請下了金階,但地面金階上還有一柄280磅重的考試杵,也得提下金階才能啟動考試。其實大家知道,現場無人能單手將這柄杵請下金階,就連亞洲第一大力士呂瀟,去年12月“拿杵上座”最高重量才拿起226磅。今天同樣,在場所有大力士個個勇猛上前奮力提取這金剛杵,這些人中有的平常參加大力士比賽能雙手舞弄七八百磅,今日單手提這280磅的杵竟絲毫不動,完全舞弄不了!最後還是由羌佛單手提起取下了金階,應試法會總算正式啟動了。

這應考前的意外,卻造成了神秘驚喜的發現,原來,羌佛的返老回春,不只是外表的年輕,而內質也與之同等,甚於年輕人的青春質地因子太多倍了!

真佛法實顯道行假佛法空說理論第2張
開初教尊右手三根指頭有折斷變形的舊傷,而他正是用這只有殘疾的手,拿起了兩百磅的金剛杵

羌佛的弟子,世界佛教總部開初教尊說:“我敢在此斷言,除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此聖力,這世界上任何法王任何大活佛大法師都別想提起’鎮殿金剛杵’分毫!”開初教尊從來沒有練習過任何健身運動,更沒做過任何重力訓練,沒有學過武術,只是個修行打坐修法的文人。這位老聖德是只差兩歲就九十歲的老人了,體重一百八十多磅,三根手指頭有骨節折斷變形的舊傷,但他竟然用這只殘缺的手,把另一柄初級聖者杵,依法規拿上了基座,上超了十六段,證明了得道高人聖者的超凡體質體力!就是這位老聖德,在十年前當眾演示羌佛傳給他的“攤屍拙火定”內力,肚腹發出高溫達攝氏九十二度煮熟了雞蛋。想不到他現在八十八歲了,竟然單手提拿金剛杵的力量超越了亞洲大力士呂瀟十四段!這還是人嗎?只能說是神!

在场众人一致公认,“拿杵上座”是鉴别真假佛法、真假圣者的最直截了当的检测器,是圣是凡,“拿杵上座”,一目了然!让人百思不解的是,整日进行重量训练的专业大力士们,为什么会不如一个打坐修行从不做重量训练的修行人的体质体力呢?如2014年11月代表中国到马来西亚吉隆坡参加世界大力士比赛获得的亚洲第一大力士的吕潇,2017年在辽宁春晚拉184吨火车前行20米,他体重350磅,年龄36岁,2019年12月27日在中国沈阳“拿杵上座”,他上超了自身达标标准2段;而一个体重180多磅,年近90岁的佛教高僧老人,却超过了吕潇的段位十四段!他的师父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更是令人无法想像,只能说,除了佛陀的本质,有谁能做的到呢?无论我们相信不相信,事实就摆在面前,没有任何技巧花招可用,就是直截了当提起了实际的重量,除了惊叹认可道行高深,我们还能说什么呢?这次活动让我们明白了,佛教历史一直以来处于模棱两可的玄乎空论,总算打开了枢纽,亮出了实质的真相!

(資深媒體人有年撰稿,資深大眾傳播教師楊慧君攝影,蔡曉薇律師現場公證)

1+